月份:2018年6月

半截子茶客人生

  1986年的秋天,师范毕业的我,成为贾平凹先生归类的九类人?“穷教员,山珍海味认不全”的乡村教师。每天从早到晚,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如同深山里小沙弥诵经一样,重复而平淡。闲暇时间,苦茶一杯,看远处的青山,听近处的泉声,成为每天约定俗成的功课。坐在房间里需要一点淡淡的刺激,吃茶满足了我的需要,久之便成习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