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茶园中的哈尼族


  记不清哪个诗人说过,闻到茶香就想写诗,看到茶园就有写不完的诗。走进茶园,在茶园中的村庄里我就有这种感受。

  很多西双版纳的哈尼族人生活在茶园中,吃的用的穿的基本全靠茶树,茶的兴衰时时牵动着他们的神经,所有与茶有关的话题,都会令他们心情激动。我从未见过,有哪个民族会对茶如此痴情、如此执著。

  在哈尼族人看来,“茶是摇钱树,买粮又买布。儿去上学娘采摘,上学生产两不误”。哈尼人从茶上得到的益处最多,哈尼人对茶的感恩也最重。每年,人们都要去祭祀一棵最古老的大茶树,那不是盲目崇拜,而是对茶树寄托一种养育之情,生长在这样环境中的茶农,对茶自然是崇敬之致。

  于是,由茶形成的民风民俗紧紧缠绕着哈尼人的一生,常让他们喜笑颜开或泪流满面。茶民们以茶入药,以茶入食,以茶入饮,以茶为礼,构成了哈尼人独特的茶文化内涵。

  千百年来,美丽的茶园在不断地茁壮成长,茶园中的村庄也在不断延伸,可西双版纳的山乡从末出现过像别的地方“茶树不能当饭吃,砍掉茶树种粮食”的现象,西双版纳的茶园和村庄,一直在和谐中发展。村庄和村庄之间尽管有个大概的划定,却没有一条绝对的鸿沟,茶园与茶园之间也没有一个明显的界线,谁家多摘了几棵茶,茶农们从不斤斤计较。

  茶的性味熔铸成了茶人淡泊名利的个性,他们不骄不燥,安于现状,默守着“明窗净几安居好,清茶淡饭滋味长”的格言,一生一世耕作于茶园之中。他们把功夫花在茶上,不断丰厚茶文化的底蕴和内涵。

  在哈尼族人的生活中,茶与人的关系是紧紧交融在一起的。“菜在街头摊卖,茶在壶中吐香”的情景,不难看出他们与茶悠悠相融的境界,他们十分懂得“千载奇逢无如好书良友,一生厚福只在茗碗炉烟”的真正内涵。于是做客茶园中,谁都可以感受到“美酒千杯难成知已,清茶一盏也能醉人”的境界。

  走进布朗山,你可以喝上先苦后甜的两道茶;走进哈尼人家,你可以尝到性味甘醇的罐罐茶;走进傣家村寨,你可以喝上十足的糯米香茶;就是随便走进一个汉家,你也可以喝上清香四溢的绿茶、普洱茶。“客至心常热,人走茶不凉”,这是西双版纳人生活的真实写照,客人来了,一盏好茶就是欢迎客人的最高礼节,逢年过节了,就“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那种纯粹的田园式生活,那种人与自然相得益彰的生活,造就了西双版纳人“老爱壶天闲日月,时亲茶道契神仙”的精神境界。

  哈尼族人生在茶园中,长在茶树下,可他们从未把靠山吃山当作经典,他们知道,对茶的索取总是要有一个度的,人的心若是被欲望填满,失去的肯定要比得到的更多,就只会“坐吃山空”,毁了整个赖以生存的家园。这种意识早已经扎根于每一个哈尼人的心中。

  在这个世界,易逝的东西很多,能永恒的东西却很少,心甘情愿作一株茶的境界却更是不易,就像这里的民族选择了茶,茶亦选择了这里的民族一样,它不仅需要一颗平静而激情的心,更需要一种淡泊而又执著的精神。假如所有的村庄都能和傣乡茶园中的村庄一样,多点“赏心悦目诗书画,煮茶品茗色味香”的其乐融融的美景,这世间自然会变得“绿染碧水情宜冽,花香满径味更圆”的了。
作者:尹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