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无定法”,细说泡普洱茶的姿势和方式


“法无定法”,细说泡普洱茶的姿势和方式

  短短十来年间,普洱茶从鲜为人知到家喻户晓,席卷大江南北、大河上下、长城内外,甚至跨越漫漫大海以自己独特气质和健康功效征服了越来越多外国人的味蕾。随着消费区域的不断扩大,普洱茶的消费群体也呈几何级别地不断扩大。
 
  然而普洱茶是个复杂的生命体,不要说许多新迷恋上普洱茶的小白,就连已有一定资历的茶客,面对一些普洱茶品时仍会觉得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冲泡出一泡好喝而又能充分激发茶性的茶汤来。
 
  茶之初,大概是饮无定法的,一直到唐代才基本形成了被茶圣陆羽非常不屑地称之为“沟间废水”的煮茶法。然后从陆羽推崇的煎茶法,向着宋代的点茶法演进,最终在明代简化成为泡茶法并延续至今。
“法无定法”,细说泡普洱茶的姿势和方式
  饮茶方式的演进,是一个从繁出简的过程,与制茶工艺的提升息息相关。当制茶工艺不足以满足人们品饮需求的时候,我们需要相对复杂的方式让茶更好喝;而当制茶工艺提升到较高水平时,饮茶方式就可以变得简单起来。比如市场上出现的各种袋泡茶,以及普洱茶膏、茶珍(粉)等深加工型速溶产品,虽说少了几分茶的本真和安享一泡茶的乐趣,但易于携带和冲饮的便利性,让随时随地喝一杯可口的茶变得轻而易举。
 
  不过具体说回到普洱茶的冲泡,却又是个颇有些复杂的问题。作为几大茶类中曾经被边缘化的茶类,普洱茶的冲泡在十多年前也是“饮无定法”。虽然也曾作为贡茶走进过红墙黄瓦的深宫大院,并在清朝时一度名重京师,但历史上并没有专用的冲泡茶具出现,也没有形成过标准化、程序化的冲泡流程。我想乾隆帝当年喝普洱贡茶时,应当是像绿茶一样泡了直接端着盖碗喝的吧,只不过人家用的盖碗是官窑。
“法无定法”,细说泡普洱茶的姿势和方式
  现在我们使用的普洱茶冲泡器皿和方法,实际上是普洱茶再度复兴后,借鉴功夫茶的泡法后演变而成的。放在大的饮茶方式中,现在的普洱茶冲泡方式依旧属于泡茶法。但具体到细微的泡茶方法上,普洱茶因为有生熟、新老、纯料与拼配之分,再加上仓储情况的不同,以及茶客们对茶性了解的不同,所以在基本冲泡步骤的基础上,一些泡茶手法也就不尽相同,甚至出现了“南泡”“北泡”等不同的流派。
 
  我们经常会用做一道菜时,西方的菜谱规范到“油几克、盐几克……”,而中国人的菜谱是含糊不清的“油少许、盐少许……”来说明中西方文化上的差异,甚至上升到中国人做事不严谨没有标准的“理论”高度。其实仔细思量,饮食这档事本来就有许多个体的和经验的因素在里面。
 
  有人喜欢味重,有人喜欢清淡,按一个标准做出来的结果可能是两头不讨好。所以就饮食来说,标准化只是基础,经验和技巧才是本质,否则我们只需抬着本标准化的菜谱,就可以成为“米其林”餐厅的明星主厨了。
“法无定法”,细说泡普洱茶的姿势和方式
  普洱茶的泡饮,尤其需要经验与技巧。有时小编们在办公室里,也会讨论一些标准化、程序化的问题,比如什么茶用什么样的器皿冲泡,用什么样的水冲泡,水温多少度,投茶多少,注水多少,泡多长时间出汤会最好喝,后来发现讨论来讨论去都难以实实在在的落脚点。比如这期的选题,原本计划是要做成标准化、程序化的,让即便是毫无经验的小白,也可以对照着“西方菜谱”快速地泡出一道好喝的普洱茶来。但一个月忙碌采访下来的结果是,没有你们认为的“西方菜谱”。
 
  在所有茶类中,普洱茶是体系最为庞杂的茶类,也是一个处于不断变化中的生命体。除生茶、熟茶两大门派外,每一门派往下又都有原料产区、原料老嫩、树龄大小、采摘季节、纯料与拼配、仓储年份、仓储条件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以及普洱茶这个不断转化的生命体问题。当这些因素纵向与横向地交织、纠缠在一起时,即便不考虑饮茶者口感方面的个体差异,也很难用一个标准来冲泡出一泡能充分发挥茶性的好茶来。更何况普洱茶的冲泡,还受海拔、用水、湿度等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法无定法”,细说泡普洱茶的姿势和方式
  所以在普洱茶的饼茶、砖茶、沱茶、散茶、茶粉、茶膏等各种形态中,大概也只有茶粉、茶膏的冲泡可以实现标准化冲泡了。
 
  不过,没有统一的标准化、程序化并不代表无章可循,实际上普洱茶还是有基本的冲泡方法的。经过众多茶人、茶商的不断摸索,冲泡不同普洱茶时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与技巧,也被茶客们逐渐掌握,使得冲泡出来的普洱茶越来越好喝。
 
  比如,何作如先生在泡老茶时,会一丝不苟地先把老茶放进紫砂壶里,然后把紫砂壶放在日本铁壶上蒸腾,其中的分寸是需要日积月累才能掌握的。无论是什么茶,越泡到后面滋味都会越淡,有年份的老普洱茶也不例外。何作如想要保存每泡茶的均衡口感,所以特地会将前两泡茶留下来放在火上保持温度当茶引,等后面的茶越来越淡时掺进去做平衡。